香草马芬

【二元性】

又是阴天,头疼侵袭,躺沙发时终于看了一本很久之前想看的书。就像一直兜兜转转擦肩而过的路人,这次终于拉上了他的手。


故事很简单,却也很复杂。主人公带有非黑即白的倾向,他说,我知道世间之物并非非黑即白,但总会有这样的倾向,在极端的两极中探寻其中无数的可能性,如果不是事先设定的两极,谁会开始这种思考的引导呢?但在所有的二元中,他又最便好“真实”。是的,这是多么理想的状态,所谓的“真实”。


而隐藏在整个故事的叙述结构里,有一个隐藏的二元,那就是“理性”与“感性”。理性是解决问题的钥匙,是攻克难题的权杖,在前进通关这一方面,感性似乎没能占据高地。但不出意外的是,理性往往也会被感性吸引,戳中柔弱的部分,被这种动人感情所吸引。于是他继续采取理性的工作模式,靠非黑即白的说理来让感性持续臣服于己,实际上是自己早已无法远离感性的围绕了。


这当然不是这本书主要诉说的内容,但却是让最近的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感想。这就如同翻阅过去文字的自己说道:“这是我吗?”的不敢相信。此刻我开始理解,那些都是不同时刻的我的集合,一些放大了某些情绪或者特点的我,可能特别理性,特别讲究逻辑推演,特别受情绪控制…这些都是我。一些二元的集合,最后也许都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一。


今天又偷懒了一天。


晚安⭐️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