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马芬

【快速决定的快乐】

只要画画/做相关的事情就必定会因为各种原因(卡机、导图、觉得哪里不够好但是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哪里可以优化等怪圈)而搞到这个点,深切意识到,因为要将明天空出来而把事情都推到今天做完的“没有必要”。


因为明天还会继续改(


但是今天有个很有意义的点是,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:不管是什么衣服,买一件新衣服吧!


简单来说就是不设什么自己会买到好好看惊为天人的衣服等…


然后进入一家店,购入了觉得“还行”的衣服。很多衣服属于“还行”,“等下找不到合适的话回来再看”,然后就再也想不起来长什么样的衣服。这些其实都属于,自己不喜欢的衣服。引不起兴趣,所以很快连模样都忘记了。


直到进入了一个拓宽想象力的店铺,才开始好奇“自己穿上这件衣服会是什么样的呢?”。比起购入衣柜里已经有的,无比相似的衣服,宁愿购入一件“不想平时自己会买的衣服”,这样的想法让我很快决定,购入什么,不买什么,减少纠结的时间,竟是如此快乐。


今天收到了好久好久之前的快递,令人感动。


晚安⭐️





【理想的房间】

出门去车站搭车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紧张的事情。如果太紧张,我会一直看着时钟,如果太放松,我会忍不住沉迷在其他事物里,可能一不小心又会错过时间。每次都会急急忙忙地出门,赶车,似乎没有例外。不管提前多久出门,都是一样匆忙。


我忽然意识到自己适合住在什么样的屋子里。一个偌大的房间里除了必需品外什么都没有。只有衣柜、床铺、一套桌椅、一盏灯,一个充电头,一扇窗户…数起来是不是还是很多哈哈,这样的配置和我喜欢呆的青旅是一样的,因为空旷,杂念也能消除,集中在自己身上。


噢对,最好家具都是原木色的。我喜欢自然。


等到要放下钥匙的时候忽然有些不舍,我只是在此暂时停留,这里不是我家。所以哪怕我迷恋这种状态,也不是我应该不舍的原因。


当我回到自己家时,我又保持了同样的习惯,快速地把所有我的痕迹抚平,我习惯了,我可能终于习惯了,哪里都不过是一片遮雨的浮萍。


晚安⭐️

【需时两小时】

上一次画画已经不记得是几时了,大概是某件事情做到我觉得可以暂时放放或者终于赶上进度时,就会想停下来画一下画,让大脑放松一下。现在又再次明确了,起个草稿到雏形出现大概画一次需要2小时的样子。之前囤积了一些画没发,最主要的原因是觉得画得还不够,还可以再深化,但在具有一定完成度的画作上又很难大改。所以我给自己立了一个规则,画出下张画时再看上一张画,到时候再决定要不要发。有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热情,长期的话则是无限的细节。没有细节的作品,生命可能也就只有看见的一瞬。这很像是快速的快乐(潦草的画作表达)与长久的“快乐”(不停地审视),如果总是这样的话,一些即刻的快乐可能也容易变得无味。但绘画的过程正好与之相反,将这极美的一瞬间无限延长,对于描摹的人而言,可能从来就没有一张真正意义上完成了的作品。


晚安⭐️

【问字】

-you can't fight fire with fire


“下雨了。”

这是早上收到的第一条信息,也是半梦半醒中从窗外隐隐约约猜到的信息,昨天在睡梦里我滚了两圈,看来我开始习惯这个床铺了。


傍晚出发去超市时,刚好遇见了下班的室友,然后我们一起去吃了饭。不知道这种相遇,会不会让她也有这个城市里能产生了一些牵挂的感觉。


如果开始放假,可不可能一天一电影填满生活缝隙?


晚安⭐️


【排一条长长的鸡仔饼队】

坐上一辆穿越城市的公交车,在公交车上睡着了,我能感受到车时而开启时而停止的颠簸,但这一觉依然是我这段时间里睡得最好的一场觉,中途我还做了一个梦,至于是什么梦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
在努力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,我终于近似进入了那种[无味]的状态,不需要外在的刺激,甚至觉得那些刺激有些吵闹,不追寻即刻的快乐,甚至连曾经通过音乐/画面感受到的一些思绪,都通通变得一样——平静,然后我把收起的那些触角都集中在我希望的对象上,因为才开始渐渐地靠近它,且不畏惧它。虽然—不时它仍会闪现,但我几乎能够集中于对象本身,不被外在所影响。


于寂静中祈愿时,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真正渴望的是什么,同时又对会有人愿意倾听我的心愿的机会感到珍惜和感恩,原本这些都不过是我的呢喃,而你却愿意在此停留。瞬间明白了,这里也是希望之地。


晚安⭐️



【二元性】

又是阴天,头疼侵袭,躺沙发时终于看了一本很久之前想看的书。就像一直兜兜转转擦肩而过的路人,这次终于拉上了他的手。


故事很简单,却也很复杂。主人公带有非黑即白的倾向,他说,我知道世间之物并非非黑即白,但总会有这样的倾向,在极端的两极中探寻其中无数的可能性,如果不是事先设定的两极,谁会开始这种思考的引导呢?但在所有的二元中,他又最便好“真实”。是的,这是多么理想的状态,所谓的“真实”。


而隐藏在整个故事的叙述结构里,有一个隐藏的二元,那就是“理性”与“感性”。理性是解决问题的钥匙,是攻克难题的权杖,在前进通关这一方面,感性似乎没能占据高地。但不出意外的是,理性往往也会被感性吸引,戳中柔弱的部分,被这种动人感情所吸引。于是他继续采取理性的工作模式,靠非黑即白的说理来让感性持续臣服于己,实际上是自己早已无法远离感性的围绕了。


这当然不是这本书主要诉说的内容,但却是让最近的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感想。这就如同翻阅过去文字的自己说道:“这是我吗?”的不敢相信。此刻我开始理解,那些都是不同时刻的我的集合,一些放大了某些情绪或者特点的我,可能特别理性,特别讲究逻辑推演,特别受情绪控制…这些都是我。一些二元的集合,最后也许都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一。


今天又偷懒了一天。


晚安⭐️

【如果相遇便能认出来吗】

昨天晚上又点开了“你的名字”,第一次看不记得准确的时间了,为了佐餐宵夜而选择一部不需要太动脑的“安静”的影片。昨晚停在了我以前觉得最好看的那一部分,然后今天午饭的时候接着看完了,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。


看完后改变了我对这部电影的印象。以前我觉得电影设定不算新奇,叙事和剪辑颇有特色,但后期的叙事明显比前面弱,印象中只有大段的日剧跑,跑啊跑啊,开始忘记他们为什么要奔跑。


但是今日再看时,忽然就理解了这种看上去无病呻吟的日剧跑。如果你有一个很爱的人,这种爱让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,哪怕你实际上没有获得任何实物的爱,但你会知道他总会在你需要的时候支持你,在你迷失的时候寻找你…而对于名字的喃喃自语,则很像从梦境里醒来时那种希望自己不会忘记,反复测试,直至确认自己已然忘记的无力。曾经的一切渐渐远去…如梦的飘渺时刻。


这种感情倒不是只是少年少女的恋爱,在彗星划过的时候,也能看见一些真心的理想的爱意。


晚安⭐️

【柠檬味的沐浴露和洗洁精是一个味道】

如题,这周洗澡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像是在用洗洁精。


停留在某处也好,出发去某处也好。今天乘坐的公交车上只有我一个人,就像是这个城市为了送我回家特意开了一辆车,如果我也不在这俩车上的话,不知道司机会想什么?他会觉得一直开一辆没有人乘坐的车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吗?还是说他也知道,不管有没有人乘坐,在对应的时间到达对应的车站就是有意义的事情呢?或者,他甚至很享受这种绕圈圈的路线,在任意时间都可以看见不同的模样。


而会晕车的我,并不能享受太多乘车的乐趣。但公交车的确把我关于城市的记忆给串联起来。


晚安⭐️

【呆在泡泡的边界】

想做一系列天空、云朵、月亮、星星的物品

还有树木、浪花、彩虹

如果有可爱的生物也不错

加上这些的话 那就不只天空 云朵 月亮和星星了


晚安⭐️

【安静是最响的声音】

失眠是因为太吵了,马路边隐隐约约的车声,但这也是因为太过安静,听歌是为了逃避安静,安静才是最响的声音。


作息失衡的时候就会逃避写睡前小作文,因为这更提醒了我自己一团浆糊的脑袋。今天还是想多写几句,就像前几天说的,最近的生活有好消息也有不太好的消息,只是今天不太好的消息占比比较大。但我也吃到了好吃的饭,能跟同伴一起忙于某物,我为此感恩。


直到回家之前,我终于把今天早上出门时就应该做的事情做了,其实也没有一直拖着不做的理由,我甚至还不允许自己悲伤,没事,没事,兴许只是有些突然。但就在我在消息框打下这一个句子时,一些坚持了一整天的难过突然就变成了实体,眼泪忽然就止不住地下来了。真奇怪,我以为我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却发现一些越是轻松说出的话语,背后却是沉重的心情。


这种心情就像什么呢,一个博主可能再也不会更新了,你大概率也知道,但保留这个关注,哪怕不会刻意想起,也许还会有更新的日子。现在你已经知道一个博主不会再更新了,然后你按下了“取消关注”。她不会更新了,你也知道她不会更新这个事实了。“永远”这个字眼真的,有奇特的魔力呢。


睡个好觉,好梦。


晚安⭐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