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马芬

【啾啾】

一点一点渐渐地放下一些东西。


前几天送出去两幅画,恰巧今天都获得了反馈。一个人说看到了积极的平静,另一个人说看到了失望的寂寥(实际上给的反馈更不堪入目一些)。好像如果我送了画作给别人,他们就肩负起需要解读的责任,并且前来向我求证。但事实是,观者的想法也许更多地是随着心境理解的吧,未必就是作者的想法。画作可以视为我向世界扔出的信号弹:“有人理解我吗?”,如果有人回答,那他是在试图理解我,如果答案不正确,那就是没有理解对。扔出一个诱饵,收获一些荒谬的答案,大家想象力也太浅了。


其实并不是想要灌输什么想法,更非想要在这个关头寻求理解。只是想放下一些东西,留下一些痕迹,更轻更轻地飘去。但如果是爱的执念,那就是想要重重地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。


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今晚说了些话,也许道别就是非常漫长且匆忙的一件事情。


如常收拾东西,离开的时候就经常觉得,属于自己的那一小块地方,究竟在哪里呢?


晚安⭐️

【画一个贝壳】

画贝壳画到了午夜,好久没有享受3d上色的过程了。想着一个人做了三件东西,这就是爱的创造力。


制作过程中我时常想起最近看的一部电影,女主结婚后要求医生丈夫给她输液,“我从未尝试过输液”,医生笑笑:“这里面其实不过是一些糖、盐等电解质。”这里的输液相当于一种“被照顾”的心情,想被某人呵护,想被某人爱着,是对这样关心的期待。


自觉自己也会有这种情意结,我似乎总是在寻求一种“被照顾”的状态,近几年尤为强烈。我希望能被在意的人看见,能被关注,能够在我无需努力表现自己时也能被人感知到内心的想法。过去寻求照顾的对象是老师、教练,或者是任意一个认真做着自己专业的人,明明他们只是做着自己分内之事,为什么我却能从中获得一种满足,即明明知道不是因为你才为你做的事情,我却十分满足。从反面来看,也许恰好证明了自己无需特意努力,也能获得他们的照顾。过去几年里我确实也很需要,我是如此慢热,也有些恐惧建立亲密关系。好不容易建立的感情,确实有些难以舍弃——尽管知道不是因为自己是特别的才会被这样照顾,我也仅仅是他们照顾的众多人的一个。这也足以让我感恩了。


我一边在熟悉的渴求的人身上获取不到这种关注,一边却在外界寻找陌生人的照顾,仿佛只有陌生人才知道该如何照顾他人。有时候我不是真的想去看医生,也许是想要从别人口中得到一些前进的动力和方向。为此,我将过去一些难以认清的记忆碎片留在了此处。有些沉重,就不必背负着前进,我想要带着愉快的记忆前往下一个地方,因而想要感谢所有有意无意照顾我的人,比如经常给我打饭的大叔,每一次偶然见面,他都让我感觉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可以带着我的菜肉包和鸡蛋开启这一天。


承认缺爱不是什么大问题,从小要强不愿示弱,才会期待有个可以容纳自己的怀抱。我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。


晚安⭐️





【穿高跟鞋容易走到盲道上】

送老大回家的路上我总是想起这件事情,老大想要走路回家,自己穿着高跟鞋,却总是一不小心又走到盲道上,更为崎岖,忍不住笑出来。


今天晚上笑得脸都快僵了,内心却无比轻松。一个人爱不爱你、喜不喜欢你,绝不是因为你能力如何。如果他因为一些外部条件接受你,那可能只能承认一个事实,我们之间没有爱。


今天一如既往地感谢我的P,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已经见过口罩下的脸,却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了。


有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见,才会非常郑重地说“再见”。


晚安⭐️

【5厘米葱的觉悟】

没有一棵葱设计出来能被完美用完,虽然我们总想依照现在有的材料去实现最好的程度,但总会受限于时间或其他而无法呈现最好的面貌,但该怎么说呢,也许这种不完美才是人生的常态,即使意识到,也要继续往前努力。


出自最近看的电视剧。


通过晚上的对话意识到自己生活中山的模样。


还有今天新买的画框到了,朴素的画放进画框里也变得正式起来了。顺利送出的礼物,以及不再需要理解的对话。


晚安


【红心火龙果会把嘴巴染成红色】

今天脑袋里经常出现两个人的身影,一个是昨天偶遇的餐厅老板,另外一个是昨天聊天提到的P,都是生活中偶然遇见的人,也许是带来好的向往,我总是想起他们。想起他们也就意味着构思着未来的一些可能,他们能让我看见未来的模样。


i have a vision。这句话却不适用于今天展开的画布上,我看不见自己想要用的颜色,也不太能看见构图。显然我也没有很集中在绘画上,但更多的可能是出于对“完成品”的恐惧:你要为他献上这样的“垃圾”吗?不至于不至于,但自己还是很想这样说。到了晚上,故事已经完整了,但我也感受到似乎没必要一定要将之绘出,时时回忆过去却也让我非常痛苦。和一年前的心情也颇为相似。


有时候面向未来也是对过去的郑重告别,如果已经忘记过去的记忆,就无需再勉强唤醒了。构思一下明天的作品吧!


晚安⭐️



【找到去年的画 尝试过就够了吗】

遇见两只可爱的柴犬,遇见一个阳光的老板,阳光明媚,食物好吃,触碰一点阳光,就会唤醒心中的向往。故事开始从脑海里生发。


果然有空还是要出门走走。吸收太阳。


晚安⭐️

【流水飘飘】

之前只要一个人走着就会戴上耳机,听一些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歌曲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现在却希望周围可以安静一些,食物可以清淡一些,内心可以平和一些。当然,也就没有那么依赖音乐了。有时候背景音只是为了不要让自己意识到自己的一些情绪,并把一些潜在的情绪分摊到其他的场景里。


如果有新的目标能让生活重新充满朝气,那不是很好的选择吗?


晚安⭐️

【买了一个超大号编织袋】

室友走的第一天,保持理智,没有说太多矫情的话。但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索要了一个拥抱,我说我担心可能因为午饭而错过与你告别,所以提前说了再见。室友也用亮晶晶的眼睛与我告别了。虽然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见,但总觉得在彼此那里也是留下了一段不错的相对美好的回忆吧,谢谢你!


如果有机会,那就抓紧那个机会。


晚安⭐️

【凝固的麻木】

最近因为要收拾东西,被迫回看了过去很多材料。那些堆在那里不去想也不去处理的东西,又重新出现,不得不起身去把它们都搬回来,一页一页地看。但实在看不下去,倒也不知道是这些材料本身更令人难受,还是过去的幻想更让人难受。而在此契机,看了两部电影,都是描写麻木的人静静面对着生活的脱轨,看着看着也能找到一些共鸣。或者是,远远地看着他们的生活,反思自己的生活。


还是要幽默地活着,不要被无声吞噬。


自以为能掌控自己生活的整理癖,实际上只是能控制如此数量的人,只要超出预期数量就无法掌控的话,又是真实地掌控吗?

如果没有自信能果断舍弃这些的话,就从最最基本的步骤开始吧。